噼里啪啦芫荽

人潮人海中有,有你有我

为所欲为

(上)


1.

木子洋最近风评很不好
原因是他和O界老母鸡岳明辉换寝了
一个A住进O楼
伤风败俗!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2.
他也很委屈
学校的AO比太大,A没有A权,他住的楼,简直残破

而且最近半夜闹鬼
他害怕得要死,室友卜凡跟没事人一样,睡得贼香
在他第58694632744次把卜凡叫醒后,卜凡无奈道“哥哥,我真没听见什么声音。你在怕啥呢?”
“啊?我没害怕啊,没一点儿害怕,”李振洋振振有词,“我就是突然想,你那成绩得补考,我们起来学习吧。”
卜凡露出痛苦的表情:“哎呦哥哥不是我说你,就今年已经24了,还要赖在寝室楼里关心我补考成绩,关心关心你自己吧,不要整天搞这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实在难受,你就多摸两下那把剑,啊。”
说完裹着被子换了个方向睡了,还给了木子洋最后一击:“矫情!”
木子洋很气,对着卜凡戳戳戳:“你这个弟弟很一般啊!”

又抱着自己的剑在床上坐着,疯狂诅咒卜凡醒来就再也念不利索rap

然后在希望自己可以有一个“直到天色将明时才浅浅睡去”的情况时,那个折磨他好几天的动静又来了,和平常隐约的脚步声与谈话声不一样这次的声音他大概能听清

“我不想走了。”

“乖,今天最后一天了。再看两眼,待会儿我背你好不好。”

木子洋又绝望又庆幸,最后一天是吗?!哎呀真是个好消息,还好听清了,这个对话真好听,简直就像……

就像在自己寝室门口说话一样

木子洋浑身的毛都快炸起来了,瞬间流汗,蹦到卜凡床上掐着他的胳膊

“小凡!你快醒醒!!”

“哥哥!你放过我吧!”



3.

第二天木子洋就登录了学校论坛,无视首页加精高亮的《震惊!镇楼双A的寝室昨晚……》帖子,疯狂搜索租房消息

木子洋真的想为自己的运气干杯,他的绯闻男友岳明辉这时候联系了他

“洋洋,你觉得我这怎么样?”



4.

啊,说到这个绯闻男友,那又是一个高亮加精的帖子了

岳明辉年轻有为,一界好O,学成归来,为校争光,校友日的时候遇见的很不情愿但被拉出来当门面担当的木子洋

岳明辉面带笑容:“同学你好,O楼怎么走啊?”

木子洋满脑袋都是沙发和空调,以为他是校友日回校参观的人,挤出一个笑,说:“O楼不能随便进,您有批准书吗?”

岳明辉挠挠头,“啊?”

“不然校领导盖章文件也行,不然你进去,信息素一乱,校医室接待不过来。”

岳明辉又“啊?”了一下,“我记得每层都有舒缓信息素的机器啊,而且,OO有什么可乱的?”

这回轮到木子洋“啊?”了

岳明辉换了个说法,递了一张纸给他,“我申请的宿舍房间号下来了,你能带我去一下吗?”

木子洋震惊

这人竟然不是Alpha,也不是Beta?!

这时他才注意到旁边憋笑的人

看热闹的于老师第一个收住:“你把你信息素收收,带人去一趟,你今天的工作就结束了。”

“哦。”

木子洋有点儿不好意思,他的信息素味道比较温和,而且学校A少O更少,所以很少自己刻意自己压着(主要是他懒),但是再温和,当众对着一个O也不是很礼貌,路上他有点尴尬,还是解释了一下,岳明辉看着刚被塞手里的地图,不是很在意,“啊,没事儿,我管的住我自己,别自责。”

然后就没话说了

十五分钟后,到达目的地,岳明辉问,“被褥什么的搁哪儿买啊?”

木子洋看着他除了地图空空如也的双手,震惊:“你没行李啊?”

岳明辉点点头

“算了算了,先去宿管那里登记,待会儿去超市买。”

然后去完超市,木子洋还是过意不去,要请客,两个人回宿舍帮岳明辉整理了一下,出门吃饭,最后还是岳明辉请的客,他弹了弹木子洋的别在身上的校牌,“弟弟收手吧,我有钱。”

这之后,两个人关系逐渐好了很多,木子洋觉得,岳岳都醉成一摊了,还一点儿信息素没漏出来,简直是一个有原则有高尚人格的好O。岳明辉觉得,木子洋衣服真多,还愿意借自己穿,真是个好A。

完美地突破性别界限成为了非主流好朋友

后来他们两个人就火了

起因是有显微镜女孩把他俩相见、一起去宿舍楼、去超市买生活用品、一起吃饭的事情传了出来

刚开始水花很小,两人也不知情

后来因为两个人外形出众,竟然有人暗搓搓地萌了起来

帖子就火了

而且并没有被人说不妥当,原因是一个回帖

「Kwin  回复了你:

    那个AO优惠十日游,有没有链接啊?」

然后帖子就加精了

全世界都觉得他俩太甜了

只有木子洋岳明辉两个人觉得:去他妈的爱情,我们这是友谊



5.

木子洋,一个无欲无求的A,藐视信息素,坚信爱情不是被信息素控制派别

岳明辉,一个超凡脱俗的O,盲从信息素,认定“喜欢一个人是瞒不住的,你蒙面,它就从信息素里漏出来”理论

两个人观点迥异,但是奇迹般地成为了可以盖棉被纯聊天的好朋友

木子洋直接打了过去,“喂?老岳,咱俩不可能的,你死心吧。”

“你讲什么呢?我是问你O楼怎么样?”

“啊?你参加A变O的实验啦?”

“什么乱七八糟的,是这样……”

岳明辉简单介绍了一下,最近这一片儿有个篮球比赛,他听说A那边有个小队,想参加,为了方便一点儿,就想直接住A楼

“啊?”木子洋虽然想逃离这个闹鬼的宿舍,但是还是挺清醒的,“你个大龄O来我们这住?疯啦!”

谁知道岳明辉没先回他,倒是和旁边的谁说了起来“看吧,他都没先担心自己,说明对自己住咱们这儿没在担心的。”

木子洋???,想说些什么,就听到那边有个声音“哼”了一声

“不行,岳叔,我后悔了,你别走。”

木子洋不知怎么,被这一句话激得突然坐直,看了眼通话界面,内心惊讶,‘这怎么回事?手机漏电?’

但是就是卡了一秒,接着问:“老岳,什么情况啊?”

听动静儿岳明辉正在哄那个人,“哎呀没事儿,我就去几天,乖,啊,正好你还可以近距离观察一个下他,对你多有帮助,是吧。”

被忽视的人又“老岳”了起来,“什么近距离观察我?!”



6.

二十分钟后,三方正式会师

在岳明辉和灵超的寝室里

木子洋坐在沙发里,暗搓搓感慨‘O真是世界的宝藏,寝室和豪华套房一样,大家都是少数,为什么A就住的像标间一样。’

岳明辉率先说明情况:“我们这边二人寝比较少,这是我室友灵超,年龄比较小,总跳级,去年入的校。儿砸,这个就木子洋。”

灵超和岳明辉并排坐在床上,他瘪瘪嘴,点了一下头“木子洋哥哥你好,我是灵超。”

木子洋接话被一声‘哥哥’取悦,眯了眯眼睛,随口道:“弟弟你好。二人寝确实少,我们那边儿二人寝也少。”

“那我要是过去打扰你室友吗?”

“那不会,他在外边儿跟项目,今天就出去住了,得有一阵子不在。”

“那成。”

“不成!”灵超看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自己室友就要换人了,拽着岳明辉衣袖,“岳叔你不管我了?!”

“我留着确实没啥用处嘛,小洋挺合适的。”

“不行,那我不分化了。”

“哎呦小祖宗,你…”

木子洋看这两人一言一语,更震惊,出声问:“诶?什么分化?”

然后木子洋就知道了,灵超年龄小,而且很早就从家里搬出来,分化的路磕磕绊绊,拖拖拉拉也没自己调节好

“鉴定说他的信息素攻击性太强,如果没有人引导,容易对自身造成伤害,所以我俩住一起,就我帮他每天引导引导。”

木子洋听这些话的时候一直在看着灵超,真是奇怪,明明长得这么可爱,跟小奶猫似的

“所以他信息素什么是样儿的?”

“不知道,我感觉不太到,就说有攻击性。”

“所以呢?”

“他分化快结束了,就差临门一脚,我怎么也引导不好,就找不到感觉你懂吗,所以你多合适,一个温和的A和一个激进的O,完美。”

“你干嘛,不要在未成年面前拉皮条。”

“瞎想什么,你不是不爱收着你那温柔如水的信息素吗,正好就放着引导引导他,以柔克刚,这个多符合规律。”

“?有毒吧你?医生让你干的?”

“不是,”这回是灵超先开口,“医生说建议我切除腺体,因为分化期太长,而且信息素不主流。”说到最后还有点儿小委屈

岳明辉干笑两声,“这个手术吧挺疼的,我就想着能不能自己再观望观望。死马当活马医嘛,呃…你俩…为什么都这么严肃……?”

灵超又“哼”了一下,“我不医。”

“怎么啦?”岳明辉搂他的肩膀

“他太冲了,我不舒服。”

岳明辉以为是语气,刚想说木子洋两句,就被木子洋抢答了

“抱歉。”

木子洋没下文,因为他知道,岳明辉对信息素十分不感冒,他意识不到,这个冲不是语气

是信息素

他平时不爱死死收着自己的信息素,本来他那个属性是没什么影响的

可这回没收住

他无意识地散发了太多

他竟然对着一个还没分化好的小孩把自己的温柔如水变成了万丈深渊

他看向那个罪魁祸首,小孩儿长得很精致,正皱着眉盯着自己

木子洋突然笑了一下,心想

‘糟糕,不是小奶猫,是小奶豹。’

分享来自@『咳喘!  老师的旋风霹雳好看的宝贝贝,第一次以信件的方式收到明信片,十分喜欢!爱您!⸝⸝⸝⸝◟̆◞̆♡

3000B:劝你不要惹我们队长,他另一个人格可凶,红眼睛,两个白角角

齐乐天:…………你们队长是小白兔吗?

叶修爸妈:你看看那个叫孙翔的小伙子!打荣耀之后成什么样子了!快给我回家!
翔翔听说后要气死啦ヽ(`Д´)ノ
一叶之秋
一个神奇的账号卡
与它有渊源的人
特写都会有诅咒

清内存把写好的一大段稿清没了。
我…

´͈ ᵕ `͈
@中中级 老师发射爱心(就当我艾特到了吧…)
੭ ᐕ)੭❤❤❤❤❤❤❤
照片的滤镜有多厚,我对您的滤镜就有多厚!
您的故事就是花茶的最后一口,又青涩又甜腻,因为有了花就带着烂漫可爱,又因为水荡开了绵长的余味,是特别令人欢喜的故事,是让人看完会偷偷翘嘴角的故事
这四棵树和您的小祝福我就暗搓搓收在床头啦!也希望甜甜的高级中中级老师万事胜意,前程远大~😘

立一个flag
我要向她们俩表白
等到我渡劫成功结束后(并不是

执萌萌在现代

你有freestyle吗?
执明:欢迎来到,我的戏我的剧……


黎哥:此生再无他求,但求王上住口ˊ_>ˋ